English | 为何联储和监管机构对杠杆贷款和贷款抵押债券发警告?
登录   专栏入驻

新富理财

新富理财微信公众号

天天户外

天天户外微信公众号

为何联储和监管机构对杠杆贷款和贷款抵押债券发警告?

美股评论2019-03-15 6:00560金融界

   随着时间的推移,监管机构对不断膨胀的杠杆贷款市场提出了新的担忧。围绕债务市场这一神秘角落的关注增加,反映出市场担心美国企业的过度杠杆可能成为火药桶,加剧下一次衰退带来的经济痛苦。

  不过,包括美联储在内的银行业监管机构说,即使这类投资不会颠覆美国金融体系,杠杆贷款市场承销标准的恶化也可能意味着,杠杆贷款的许多持有者将承受比预期更大的损失。

  为什么投资者担心杠杆贷款?

  杠杆贷款是向评级低于投资级的企业发放的浮动利率贷款,通常用于为并购和私募股权交易融资。它们的增长得益于美联储过去几年的加息行动,这提高了可调利率工具的回报率,以及在低利率环境下对回报更高的资产的持续需求。

  杠杆贷款市场目前已膨胀至约1万亿美元,令其在高收益债券领域的同行相形见绌。不过,自去年末以来,资金流入有所减少。此前美联储表示,将在1月份的会议上对进一步加息采取更为谨慎的态度。

  承销商利用旺盛的需求,稳步放松了以契约形式对投资者的保护。契约形式可以是禁止公司超过一定杠杆水平的禁令,或者是禁止债权人出售作为抵押品的资产的条款。

  穆迪等评级公司现在表示,向杠杆贷款买家提供的保护水平已降至创纪录的低点。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80%的杠杆贷款属于低门槛贷款,这意味着它们缺乏针对债权人的书面保障。

  这意味着,如果贷款开始违约,投资者可能会发现,他们最终从遭受重创的资产中收回的金额比他们预期的要少。巴克莱分析师估计,与此前贷款市场出现的几次压力相比,下一轮衰退中,每一美元的复苏幅度将下降约5至10美分。

  谁在购买他们?

  在金融危机之前,向高负债企业发放的贷款主要是银行的特权。但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全球市场策略师勒博维茨(David Lebovitz)上周三在午餐会上说,目前杠杆贷款主要由投资经理和对冲基金等非银行贷款机构提供资金。

  美国证券业和金融市场协会的数据显示,杠杆贷款尤其助长了6,000亿美元抵押贷款债券(CLO)市场的巨大需求。

  据跟踪杠杆贷款的研究咨询公司LCD/S&;P称,超过60%的次投资级贷款被此类结构性产品抢购一空。CLOs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部分原因是其结构与债务抵押债券(CDO)和其他债务类似。人们认为,正是这些债务引发了2008年的经济衰退。

  CLO经理将这些贷款打包并重新打包成一个由固定利率产品组成的金字塔,即所谓的“分项”,然后把它们卖给华尔街的基金经理。底层所有者(如CLO equity)获得的回报最高,但从基础贷款中获得的利息支付却排在最后,而且如果贷款开始违约,他们也是第一个承担损失的人。

  像AAA级的CLO债务这样的上层债务是最有信用价值的,但回报率很低。

  投资者表示,CLO基金经理对杠杆贷款的兴趣引发了一场逐底竞争,压低了承销标准的质量,并增加了这样一种风险:如果企业信贷市场出现抛售,杠杆贷款的最终持有者将面临巨额亏损。

  巴克莱分析师在2月20日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在机构投资者(尤其是CLO)增加的推动下,杠杆贷款需求上升,是契约保护力度下降的原因。”

  银行有风险吗?

  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对一些投资者表示,杠杆贷款和贷款抵押债券不太可能成为下一场银行业危机的源头,原因很简单,银行不再是杠杆贷款和贷款抵押债券的主要投资者,也不再是它们的发起者。

  不过,监管机构担心它们与非银行机构的关系可能会以不可预测的方式发展。

  “在各种交易中,银行都是这些非银行机构的交易对手,”专注于金融监管和基于风险的监管问题的咨询公司MRV Associates的管理负责人梅拉-罗德里格斯(Mayra Rodriguez)在接受MarketWatch采访时说。

  如果抵押贷款债券市场冻结,在没有最大买家的情况下,银行可能难以脱手贷款。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卡普兰(Robert Kaplan)在周二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这可能会给它们的资产负债表带来压力,并可能在困难时期抑制放贷。

  银行有时也向CLO经理发放贷款,后者利用这些资金购买杠杆贷款,这些贷款随后将被打包,变成新发行的CLO。《国际金融评论》称,贷款价格突然下跌可能导致银行向这些“仓库”放贷的巨额亏损。

  花旗集团新任首席财务长、前私人银行业务负责人梅森(Mark Mason)今年1月对分析师说,该行在CLO的风险敞口约为50亿美元。

  被迫抛售

  交易惨淡和共同基金恐慌的潜在前景,也促使许多人思考,市场低迷可能会造成价格下跌和进一步抛售的恶性循环。

  “杠杆贷款的相对流动性较差,以及共同基金的资金流出导致大量抛售,可能从根本上切断杠杆信贷市场的融资渠道,通过这种途径,对更广泛的经济产生了更大的影响,” 德国商业银行企业信贷研究主管Marco Stoecke写道。

  去年年底,散户投资者从专门从事银行贷款的共同基金中逃离后,贷款基金将如何应对资金的大幅外流,投资者对此并不了解。在大量资金外流和价格大幅下跌的情况下,IHS Markit编制的杠杆贷款基准篮子在9月底实现4%的回报率后,几乎失去了2018年的全部收益。

  自今年1月以来,杠杆贷款与公司债券市场的其它部分一道反弹。

  监管机构在做什么?

  在很大程度上,监管银行业的监管机构,如美联储和金融稳定委员会,带头监控杠杆贷款的风险。

  美联储负责银行监管的副主席、金融稳定委员会(FSB)主席兰德尔-夸尔斯(Randal Quarles)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金融稳定委员会将尝试在全球范围内对持有CLO的投资者进行分类,以找出他们的投资者大量外流的风险。

  但是罗德里格斯说,对银行的过度监管导致非银行部门的问题无人关注。银行是上次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2015年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产与美国年度经济产出之比从上世纪80年代的40%跃升至160%左右。

  罗德里格斯称,“金融稳定委员会和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如此关注银行是件好事,因为它们处于危机的中心。但是对非银行机构的监管呢?“

  罗德里格斯说,由于包括养老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家族理财、对冲基金和固定收益投资基金在内的各种形式和规模的非银行机构都有,因此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央监管机构有能力监督它们的活动,也没有权力进行现场检查。

版权所有©2019 新富网, 保留所有权利.
粤ICP备16037037号-1 合作伙伴:经济通 阿斯达克 财华网 智通财经 一牛财经 界面